村上春树经典情话98句

发布时间:2022-01-04 20:28

若什么都不舍弃,便什么都不能获取。

要平安无事地活下去。

重要的是维持一种认真保护自己的姿态。如果一味地只是遭受攻击不反抗,我们就只能止步不前。慢性的无力感是会腐蚀人的。

我就是我,不是别人,这于我乃是一份重要资产。心灵所受的伤,便是人为这种自立性而不得不支付给世界的代价。

我们如此目睹的光景,不过是现实世界极小极小一部分。我们习惯上认为这便是世界的世界,其实并不是的。真正的世界位于更深更暗的地方。

那里的一切一切都如云遮雾绕一般迷离。但我可以感觉出那片风景中潜藏着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什么,而且我清楚:她也在看同样的风景。

在这个世界上,不可取代的人大概不存在。不管知识多么丰富本领多么高强,总能在哪儿找到他的替代者。

我从很多地方,也从很多人那里企图找到她的碎片,当然,这也不仅仅是碎片。无论收集多少,碎片还是碎片。

所谓的理解,通常不过是误解的总和。

"山川寂寥,街市井然,居民相安无事。可惜人无身影,无记忆,无心。男女可以相亲却不能相爱。爱须有心,而心已被嵌入无数的独角兽头盖骨化为古老的梦。"

迟早要失去的东西并没有太多意义,必失之物的荣光并非真正的荣光。

她总是觉得自己的心位于远离人们喧嚣声的地方。

人生不需要理想,需要的是行动规范(做自己该做的而不是想做的)。

跑步这件事可真好,是吧?又不花钱,只要有一双鞋,有一条路,不管何时何地都能说跑就跑。

我想,恋爱的最佳年龄大概在十六岁到二十一岁之间。个人差异当然是有的,不能一概而论,但若低于这个,难免显得稚气未退,看着让人发笑;而若过了二十一岁甚至年届三十,必有现实问题纠缠不放。倘年纪更大,就多了不必要的鬼点子。

网无所不在,网外有网,无出可去。若扔石块,免不了转弯落回自家头上时代如流沙,一般流动不止,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我们站立的位置。

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女性。她脸上有很多皱纹,这是最引人注目的,然而却没有因此而显得苍老,反倒有种超越年龄的青春气息通过皱纹被强调出来。那皱纹宛如与生俱来一般,同她的脸配合默契。她笑,皱纹便随之而笑;她愁,皱纹便随之愁。不笑不愁的时候,那皱纹便不无玩世不恭意味地点缀着她整个面目。

人生就像复杂的乐谱,写满了十六分音符和三十二分音符,以及许多奇妙的符号、意义不明的批注。很难正确地解读。即使解读出来,将它转换成正确的乐音,也未必能正确理解和评价当中寄托的意义。

远世界为我们的心特意赶来的。

在某种情况下,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。

于是我关闭我的语言,关闭我的心,深沉的悲哀是连眼泪这形式都无法采取的东西。

活法林林总总,死法种种样样,都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剩下来的唯独沙漠,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。

所谓进化就是这么回事,进化总是苦涩而寂寞的。不可能有令人心旷神怡的进化。进化是严峻的。你认为进化中最严峻的就是无法自由选择,任何人都无法选择进化,它属于洪水雪崩地震一类,来临之前你不得而知,一旦临头又无可抗拒。

大家都成了大人,各自拥有不同的生活圈子,所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无可奈何。我们已经不再是天真的高中生了。可就算是这样,亲眼看着曾经具有重要意义的东西一点点褪色,逐渐消失,还是让人悲哀。毕竟是一起度过了朝气蓬勃的时代,一起长大的人啊。

一切都清晰得历历如昨的时候,反而不知如何着手,就像一张详尽的地图,有时反倒因其过于详尽而派不上用场。

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,就可能被嫌弃。大人们的世界也差不多,但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直接。

肉体是每个人神殿,不管里面供奉的是什么,都应该好好保持它的强韧,美丽和清洁。

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?我相信有,你也最好相信。

站在大多数人一方,就不用思考烦人的事了。如果在少数人一方,就得整天思考让人烦心的事。

我能承受任何痛苦,只要这种痛苦有意义。

死并不是终结生的决定性要素。在那里死只不过是构成生的许多要素之一。

世界上又哪里存在没有其自身问题的十六岁少年呢?在这个意义上,在我走近世界的同时,世界也走近了我。

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,其实不是,人是一瞬间变老的。

小说家不是解决问题的人,而是提出问题的人。

女性并非因为有想生气的事才生气,而是因为想生气才生气。她想生气的时候若不让她充分生气,往后会难以收拾的。

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,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。

纵令听其自然,世事的长河也还是要流往其应流的方向,而即使再竭尽人力,该受伤害的人也无由幸免。

也许,每天看见许多的水,对人类具有重大意义。

在这个世界上,风向这东西可是说变就变。

整件事已经足够莫名其妙,纵然莫名其妙地发展,也让人无话可说。

昨天,是明天的前天,是前天的明天

当我们学会用积极的心态去对待“放弃”时,我们将拥有“成长”这笔巨大的财富。

如果我不再爱你了,我一定就不爱你了,我会去爱上别人。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?我相信有,你最好也相信。

每次遇到麻烦我就总这样想:先把这个应付过去,往下就好过了。人生就是饼干罐。

完美的文章并不存在,就像完美的绝望并不存在一样。

尽管世界上有那般广阔的空间,而容纳你的空间——虽然只需一点点——却无处可找。你寻求声音之时,哪里惟有沉默;你寻求沉默之时,哪里传来不间断的预言。那声音不时按动藏在你脑袋某处的秘密开关。你的心如久雨催涨的大河。地面标识一无所剩地被河流淹没,并冲往一个黑暗的地方。而雨仍在河面急剧倾泻不止。每当在电视新闻里看见那样的洪水,你便这样想道:是的,一点不错,那就是我的心。

或多或少,任何人都一开始按自己的模式活着。别人的若与自己的差别太大,未免气恼;而若一模一样,又不由悲哀如此而已。

你看过泪影吗?泪影不是普普通通的泪影,截然不同。

所以才会让人有无处可去的感觉,就是说躯壳可以找到地方安置,可是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真正的容下你这个完完整整、纯洁的灵魂!!!

不要同情自己,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。

他们的人生的的确确处于四处游走的途中,游走是他们生存本身的深刻的隐喻。当英国人前来建造饲养家畜的围栏时,他们全然不能理解其意味什么,于是他们在未能理解这一原理的情况下被作为反.社.会的危险存在驱逐到荒郊野外去了。所以你也要尽量小心为好,田村卡夫卡君。归根结底,在这个世界上,是建造高而牢固的樊篱的人类有效地生存下来,如果否认这点,你势必被赶去荒野。

人的灵魂是由理性、意志和情欲构成的。

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,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。

人生本来如此: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,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。

男人转了转头,继续说下去。“如果学说A让他或她的存在显得意义重大,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真理。如果学说B让他们的存在显得无力而渺小,它就是冒牌货。一清二楚。如果有人声称学说B就是真理,人们大概就会憎恨他、无视他,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攻击他。什么合乎逻辑,什么能够证实,这种事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。很多人都否定自己是无力而渺小的存在,力图排除这一意象,这样他们才能维持精神正常。”

如此这般,中田住进弟弟提供的宿舍,接受政府补贴,使用特别通行证乘坐都营公共汽车,在附近公园同猫聊天,一天天的日子过得心平气和。中野区那一角成了他的新世界。一如猫狗圈定自己的自由活动范围一样,没有极特殊的事他从不偏离那里,只要在那里他就能安心度日。没有不满,没有愠怒,不觉得孤独,不忧虑将来,不感到不便,只是悠然自得地细细品味轮番而来的朝朝暮暮。如此生活持续了十余年。

刚刚好,看到你幸福的样子,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。

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如果一味地只是遭受攻击不反抗,我们就只能止步不前。慢性的无力感是会腐蚀人的。

绅士就是:所做的,不是自己想做的之事,而是自己应做之事。

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:我们的心不是石头。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,面目全非。但心不会崩毁。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。

所谓嫉妒是世界上最令人绝望的牢狱。因为那是囚徒囚禁自我的牢狱,并非被人凭借暴力关进去,是自己走进去,从里面锁上牢门,亲手把钥匙扔到铁栏杆外的。而且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被幽禁在那里。当然,只要他下决心出去,就可以走出去。因为那牢狱就在他心里。然而下不了决心。他的心变得像石壁一样坚硬。那正是嫉妒的本质。

没有谁会喜欢孤独,只是害怕失望

违背了自己定下的原则,哪怕只有一次,以后就将违背更多的原则。

当我们回头看自己走过来的路时,所看到的仍似乎只是依稀莫辩的或许。我们所能明确认知的仅仅是现在这一瞬间,而这也只是与我们擦间而过。

在小孩子的世界里,事情可没那么单纯。

很喜欢这几句话,也很喜欢到处寻找一些美丽的句子,觉得能让自己好过一些。